• <menu id="8cem2"></menu>
    <blockquote id="8cem2"></blockquote>
  • <samp id="8cem2"><sup id="8cem2"></sup></samp>
  • <blockquote id="8cem2"></blockquote>
  • 抖音們的“版權”混戰 終局將走向哪里?

    2021-06-15 淘鋪之家
    優愛騰(優酷、愛奇藝、騰訊)與抖快B(抖音、快手、B站),已經因為“影視二創”杠上兩個月了?!坝耙暥摗笔侵笇τ耙曌髌穬热葸M行解說、剪輯、切條、搬運、傳播的行為,這些年,短視頻平臺上誕生了不少“X分鐘看電影”、“XX說

    優愛騰(優酷、愛奇藝、騰訊)與抖快B(抖音、快手、B站),已經因為“影視二創”杠上兩個月了。

    “影視二創”是指對影視作品內容進行解說、剪輯、切條、搬運、傳播的行為,這些年,短視頻平臺上誕生了不少“X分鐘看電影”、“XX說電影”的影視大V。

    先是4月9日、4月23日,優愛騰聯合多家影視公司,對抖快B上“影視二創”未經授權使用分別發表了一次聲明;5月28日,三家再次聯手,針對B站出現《老友記重聚特輯》盜版發表聲明譴責;到了6月3日,在中國網絡視聽大會上,三家掌門人再次炮轟B站、抖音,將輿論推至高點;過了兩天,六大影視公司再來助陣,轉發了4月23日70家影視單位及500多名藝人的聯合倡議書,再次表態。

    長視頻平臺連環“五殺”,一氣呵成,而在另一頭,抖快B表現一致,至今無一公開發聲回應此事。

    “這是一擊重拳”,元璟資本副總裁陳默默告訴深燃,6月1日新《著作權法》生效,“優愛騰抓住的影視二創侵權,是一個合理合法的點,抖音、快手、B站是無法反駁的”。

    不過即便如此,優愛騰針對一個個視頻展開維權,成本高、難度大,抖音快手B站上,直到現在仍舊不乏影視二創作品。

    僵持還在繼續。

    優愛騰來勢洶洶,這兩個月的時間里發生了什么?到底什么才是抖音、快手、B站的解藥?這場混戰的終局又將走向哪里?

    “影視二創”消失不了

    “影視二創”紛爭已經鬧了兩個月,但這不意味著這類視頻在抖音、快手、B站上消失了。

    據深燃觀察,在B站影視雜談板塊,騰訊視頻熱播劇《斗羅大陸》,愛奇藝熱播劇《愛上特種兵》,優酷已經完結的《山河令》等相關影視二創赫然在列,且播放量極高。在抖音上,“影視剪輯”話題播放量達1395億次,今年騰訊視頻熱播的《錦心似玉》等影視作品CUT還在更新。

    深燃與B站、抖音上的多位影視UP主交流發現,觀望、轉型是他們提及的最多的詞匯。他們有的繞開優愛騰熱播劇,轉為對國內經典影視劇、國外熱播劇的二創,有的轉戰動漫、綜藝節目;對熱門話題的吐槽也是突破口之一。如果還想解說在優愛騰上熱播的影視作品,有UP主改為了真人出鏡,但抖音影視二創作者小飛告訴深燃,這樣流量沒有用原片好,為了避免版權糾紛,他干脆暫停了更新。

    在平臺審核方面,影視UP主賀翔告訴深燃,他的作品偏影視解說、吐槽向,還沒有遇到平臺不過審的情況。他和同行交流發現,大家反饋切條和純搬運的內容過審變難,不過更帶二創性質的解說、吐槽向,還沒有明顯感覺到審核收緊。截至目前,抖音、快手、B站均未針對此事公開發聲。

    這場紛爭,讓創作者、片方、用戶三方的關系也變得更為微妙。

    在優愛騰發布聯合聲明之后,影視UP主賀翔本來還有所顧慮,讓他意外的是,這期間找到他合作的影視公司反而比以前多了一倍,“他們找來的第一句話就是,我會給你授權”,說到這兒,他忍不住笑了。

    之所以會有這樣的現象,制片人文雨向深燃解釋,現在片方都非常重視劇集在短視頻平臺上的宣傳,一部劇要上線了,他們團隊也會主動找到影視UP主、抖音大號發精彩CUT,“不管是引起觀眾的注意還是吐槽,這已經是非常重要的營銷手段”。

    專門從事劇集營銷的老張也告訴深燃,在聯合聲明發出的兩個月時間里,他們只能繞過影視混剪方式,將宣發重點轉移到了玩梗、藝人聯動等話題營銷上,但“其實還是沒有短視頻導流的直接”。

    也就是說,不論從宣發角度,還是從二創衍生的娛樂效果來看,“影視二創”在生產端和消費端,是有一定需求的。這讓參與到聯合聲明的53家影視公司之一的高管王宏有些無奈,他告訴深燃,“其實我們從來沒有說影視二創不能有,也跟劇集營銷沒有沖突,而是在討論版權歸屬的問題”。

    “目前很多長劇集是用戶買了會員才能看的,尤其對于分賬?。▋瀽垓v用戶觀看次數的多少,決定著片方獲得的分成金額)來說,片方就靠兩年分賬期的分成金額回本,但在抖音快手上能直接看CUT,誰還愿意買會員看???這一定程度上損害了長視頻平臺的商業路徑?!蓖鹾暾f。

    長視頻已經虧不起了,但在不少人看來,優愛騰杜絕了短視頻平臺上的影視二創,也阻止不了虧損?!疤潛p不虧損,是商業層面的事,侵權是法律層面的事,不在一個維度上”,王宏對深燃強調。

    據他回憶,優愛騰發起第一份聯合聲明,前后只用了一個星期,53家片方參與其中,“可以說一呼百應”?!捌鋵崒τ谄絹碚f,不論是優愛騰,還是抖快B,都是重要合作伙伴,大家都不想得罪,抵制的也不是短視頻平臺”,他再次強調,最終的訴求是,“版權必須得清晰”。

    在他看來,影視二創(除去純搬運的影視CUT),不僅用戶與片方之間有訴求,優愛騰也并非完全禁止影視二創,而是希望追溯版權授權,建立合理機制。

    到底什么才是解藥?

    這到底該怎么解決?

    YouTube模式不適應本土情況,參考音樂領域,起初抖音快手B站上,用戶所使用的音樂沒有授權,后來平臺購買了音樂版權,供UP主自由使用,“影視版權未來也希望達到這種效果”,王宏表示。

    他透露,目前可探討的解決辦法有兩種,一種是實際的版權方,和“影視二創”創作者一對一協調權益;一種是由短視頻平臺,對于一些耳熟能祥的內容,購買了開放給UP主使用。

    和音樂版權集中在平臺不同,影視版權更為分散,不論是哪種,到底該如何授權還是道難題。

    在投資人胡仕成看來,影視劇發行,隨著播出端口的衍變,將持續誕生出新的版權形式。他以電視臺到長視頻平臺變遷為例,以前劇集只有賣給電視臺的播映權,后來互聯網長視頻平臺出現,劇集誕生出了新媒體端的版權,一部劇既可以賣給電視臺,也可以賣給長視頻平臺。

    目前“影視二創”需求大,在他看來,短視頻平臺在版權壓力下,“最終可能會出現一個互聯網短視頻版權發行,即內容的發行渠道有電視臺+長視頻平臺+短視頻平臺三種?!边@三種模式不互斥,還能增加內容的營收渠道。

    這樣的模式行業不是沒有實行過。2021年,NBA在中國的視頻版權,就采用了分開銷售的策略,它把數字媒體獨播權賣給了騰訊,短視頻權益賣給了字節跳動,即今日頭條、抖音、西瓜視頻、Tik-Tok上,可以有NBA每日賽事集錦、幕后花絮等內容,有短視頻再剪輯和加工的權益。

    但到了影視行業,存在兩個實際問題,影視二創版權誕生了,買方能買嗎,賣方能賣嗎?

    在胡仕成的判斷里,新誕生的二創版權,是由內容方直接與短視頻平臺方交易,即短視頻平臺可以直接與沒有利益沖突的內容方合作。在影視二創版權上,長短視頻在同一起跑線,“如果讓長視頻平臺在購買版權時,要想獲得短視頻二創版權,也得單獨給出費用,對長視頻平臺也是一個轄制”,他表示。

    不止一位制片人告訴深燃,他們當然樂意有這樣的新的版權渠道誕生,但考慮實際情況,目前幾乎難實行,因為“影視公司在優愛騰面前沒有談判權”。一方面,現在大部分內容是優愛騰的定制、自制劇,即優愛騰就是內容的第一出品方;其次,即使是年年出爆款的正午陽光,行業龍頭慈文傳媒、華策影視,“為了一點二創版權的錢,他們也不敢跟長視頻平臺談,畢竟這一次合作之后,還要考慮下一次的合作”,某影視公司高管賈建國對深燃表示。

    在王宏看來,即使要售賣影視二創版權,短期內也可能是優愛騰與抖快B之間的生意。

    那么抖快B愿意買嗎?

    從可操作性方面分析,文淵智庫創始人王超認為,不同于音樂版權集中、授權方便,影視劇版權分散,成本也高太多,“且影視劇的二創版權,片方也并沒有說授權給優愛騰,問題要復雜很多”。

    一位接近B站、熟悉抖音的行業人士告訴深燃,購買二創版權的可能性不大,這一來等于承認侵權,“二來版權是買不完的,會讓短視頻平臺被拖下版權的深水,陷入和優愛騰一樣的版權深坑里,短視頻平臺不會想”。

    不過在胡仕成看來,這一切都不會是難題?!捌降拇_會忌憚平臺,以前電視臺基本是劇集唯一發行方,也擁有極高地位,但互聯網長視頻平臺出現后,花高價買劇集吸引來內容方,內容方獲利渠道增多,就發展到了現在?!?/p>

    “和現在的短視頻平臺一樣,長視頻平臺當年當然不想花這筆錢”,但在他看來,在長視頻平臺和內容方持續拿版權緊逼短視頻平臺,而后者不愿舍棄影視二創,這個新渠道就必然出現,“這是最基本的供求關系決定的。誰都逃不了這個供求法則?!?/p>

    綜合而言,“影視二創”背后是一場長短視頻平臺的利益博弈,盡管難以實行,但在版權管理規范的大勢下,短視頻平臺們或不得不與長視頻平臺們一起,探討一個解決之法。

    不止是視頻的戰爭

    如果就如王宏所說,兩方矛盾在于解決“影視二創”版權歸屬問題,事情倒還不會這么棘手。

    “消費二創的人群,不能說是從長視頻平臺遷移來的,兩類消費者大概率不完全重合”,陳默默告訴深燃,不同載體、渠道,有自己最適合的內容分發形式,在她看來,長短視頻因為消費場景的不同,用戶需求的差異化來分發影視內容,本來有機會形成合作機制,短視頻有可能成為長視頻有效的宣發和導流渠道。

    但眼下的問題是,長短視頻平臺已經進入了零和博弈。

    這體現在PGC領域。

    B站早在2020年就對影視自制劇內容有所布局,抖音、快手用戶日活天花板漸顯,接下來要做的就是用戶的精細化運營,讓其停留時間更長,而PGC內容就是標的。

    2021年,快手將CBA聯賽、2020東京奧運會、北京2022年冬奧會等各大賽事的短視頻權益都拿下了,對PGC內容明顯有加碼的趨勢。一位接近快手短劇的業內人士告訴深燃,快手短劇已經在小范圍嘗試一集10分鐘以上的內容作品。除了綜藝,近期抖音也將注意力放到了微短劇上,6月10日抖音召開短劇發布會,第一批上線的短劇《別怕戀愛吧》與華誼兄弟旗下公司新圣堂合作,田羽生監制,陣容不俗。

    賈建國告訴深燃,他聽說有同行靠多部微短劇累積賺了2000萬,他也有了做微短劇的念頭,“很多傳統影視公司已經在和抖音、快手合作了,只是在默默的進行”,他表示,傳統公司也在向短視頻平臺靠攏。

    這也體現在UGC領域。近兩年,優愛騰或以改版,或以打造新APP的形式,不同程度上表現出了對短視頻的覬覦,而此前也不止一位UP主告訴深燃,2021年陸續獲得了優愛騰的多次入駐邀請,但流量效果不佳。

    或許,B站、抖音、快手們能根據用戶喜好,推出一個新的小優愛騰,而優愛騰屢屢扶不起短視頻業務,也很難推出一個小抖快B了。

    但值得注意的是,在B站、快手布局PGC內容越多,越來越向優愛騰靠攏時,自身虧損也在加大。根據B站、快手2021年一季度財報,B站凈虧損9.049億元,較去年同期擴大了68%,快手一季度調整后凈虧損49.2億元,同比擴大89%。

    讓不愿割舍流量的短視頻平臺,為“影視二創”版權付出代價,陷入更大的內容成本里,或許是優愛騰希望看到的。

    無論是優愛騰,還是抖快B,視頻業務始終是這些互聯網新老巨頭們割舍不下的心頭肉,尤其是字節跳動這個后起之秀,已經讓騰訊帝國感覺到了被動和棘手。從“影視二創”這個切口,可以窺見巨頭之間的暗戰,長短視頻的競合,新舊勢力的博弈。

    在這場紛爭之外,來自傳統影視公司的賈建國告訴深燃,他現在很焦慮。短視頻平臺上微短劇如火如荼,做劇門檻越來越低,起承轉合表達方式更符合用戶的需要。

    他覺得這就像自媒體時代人人都能發布信息一樣,“如果有一天,抖音快手上的內容創作者們,人人都能拍劇吸引用戶和流量,對優愛騰和傳統影視公司都將是顛覆”,雖然那天不一定能到來,但在飛速發展的抖音快手B站面前,他已經有種沒有人能阻擋潮水方向的無力感。

    “影視二創”并非沒有解決之法,但眼下,戰局仍舊撲朔迷離。

    沒有永遠的朋友,只有永遠的利益,以往針鋒相對的優愛騰罕見的擰成一股繩,但誰能判定現在的優愛騰VS抖快B,陣營將永不改變呢?

    應受訪者要求,文中小飛、賀翔、文雨、老張、王宏、賈建國為化名。

    抖音們的“版權”混戰 終局將走向哪里?本周熱門

    抖音們的“版權”混戰 終局將走向哪里?本月熱門

    呻吟娇喘撞击,捆绑调教白丝在线观看,好大好深好快好猛视频喷水
  • <menu id="8cem2"></menu>
    <blockquote id="8cem2"></blockquote>
  • <samp id="8cem2"><sup id="8cem2"></sup></samp>
  • <blockquote id="8cem2"></blockquote>